沐抚新闻网
旅游 军事 文化 社会 综合 科技 教育 时事 体育 国际 汽车 娱乐 健康养生 财经
沐抚新闻网 > 综合 > 亚盘指南针如何·号称昌平小西藏的长峪城 究竟凭借什么就上了《中国国家地理》

亚盘指南针如何·号称昌平小西藏的长峪城 究竟凭借什么就上了《中国国家地理》

亚盘指南针如何,长峪城村是个以古长城、古关城、南口战役遗址、猪蹄宴和山水自然美景而闻名的古韵悠悠的小村,位于昌平区最西北部海拔800余米的高山洼地,西邻门头沟区和河北怀来县,北临延庆,为北京市昌平区、门头沟区、延庆区和河北怀来县四地的交界处,看上去如此重要的交通枢纽却只有一条公路与外界相通。正是这闭塞的交通、独特的地理位置,才使这小山村远离了世俗的沾染,为我们留下了一处被誉为京北小西藏的殊胜。

本篇文章转自【山水子游盆友】,在此表示深深滴感谢。

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5年4月号的封面文章《山梆子:京城边上的农民社戏》刊出后,长峪城村更是名传遐迩。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5年4月号的封面,枯藤老树残桠,长城神庙人家。

长峪城村的名称源自明朝正德年间在这一带筑的关城,明万历年间在原关城基础上增筑新城,后发展成村,村遂以城名。长峪城南望镇边城,东邻白羊城,战略位置十分险要,是明代京师北部防御的重要隘口,与镇边城、白羊城合称北京边关三城。

古韵悠悠的长峪城村是北京最美乡村之一。

长峪城村别看村子不大,共165户,376口人,这里却有5处文保单位,虽然有的寺庙里面的佛像神龛都已经不在,但村民还是会去庙里祭拜,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现在可以看到的寺庙有永兴寺、祯王庙、关帝庙、菩萨庙等,其实村子里以前还有几座庙,现已毁,只有村子里的老人还能依稀记得一些它们的样子。

长城脚下的长峪城村旧城。

整个村子分为新城和旧城两部分,其中旧城为石头城,新城为砖城。最初建村的时候,所有的村民全居住在旧城。然而后来村内发了大水,不仅将村子的城墙冲毁,村民的房屋也被冲毁很多。于是,一部分村民就在现在新城的位置重新修建起了自己的家园。同时,为了抵御外界的侵袭,他们还烧制了巨大的城砖,用来修建护城墙。最初新城的村民都是住在城墙里面的,近些年一部分村民也在城外建起了房屋,所以现在新城又被细分为城里和城外。而在旧城,地界被更加细分,被排水渠划分为东西两大部分,东面的称为东窑,西面的又因护城墙被分作南大园和北大园,南大园是村民居住区,北大园基本为耕地。

旧城门外的祯王庙。

旧城最北侧的城门已经修复,城门外有一座目前已经快要坍塌的庙宇——祯王庙,由于岁月洗礼和自然侵袭的原因,现在的这座庙已经破败不堪,几乎摇摇欲坠。据介绍,来祯王庙祭拜的人是为了让神仙保佑庄稼不发生病虫害,以祈求自家能有个好的收成。

永兴寺位于长峪城村的中心位置、村西高台上,是村内众多寺庙中最大的一座,原建于明代,现为清代建筑。永兴寺前殿是十八罗汉殿,后殿是三位娘娘殿,庙中有明朝时期所铸的大钟,钟声响起,悠扬悦耳,振奋人心。在寺院门前还有村里的一件稀罕物,便是上图那棵参天的榆树,虽然它的年龄无从考证,但从它那粗壮的树干和擎天枝杈,便不难猜测已有至少上百年的历史。

永兴寺前有棵老榆树。

在永兴寺前后殿之间是一排厢房和一个台子,那台子就是村里人唱山梆子戏的戏台,每当有演出时,人们就在前后殿之间的空场看戏。

冬日俯视永兴寺。

长峪城村唱社戏的传统最早可追溯到明朝永乐年间,到现在已有近600年的历史。名为社戏,其实就是明代来自陕西、山西地区的移民带来的梆子腔(秦腔)经过数百年的演化而来的。在秦腔影响下,京津冀地区形成了河北梆子,而长峪城村的山梆子戏,虽是河北梆子戏的一支,但又跟现在主流的河北梆子不完全相同,有着自己独特的唱腔曲味,村里人亲切地称之为山梆子戏。

春节期间连演到正月十五的山梆子戏。

参加社戏表演的都是村里50至80岁的村民,虽然都不是专业演员,观众只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老乡亲,但妆扮行头样样不缺,生旦净末丑一应俱全,唱念坐打绝对有板有眼,分毫不差,一出戏还演全本,一般就是两三个小时!这些老戏骨不仅能演30多出折子戏,而且能演一连15天的大戏,如正月初一到元宵节,其功夫十分了得!只可惜近些年折子戏越来越难演了,老人们陆陆续续离开了人世或者不能登台了,年轻人又不愿意去学去演,现在过年只能听个片段,演员阵容也不能保证齐整了。

菩萨庙门口墙上的画像栩栩如生。

新城内有一座菩萨庙,坐南朝北,已经重新休葺,是一所规范而典雅的小庙,里边供奉着观世音菩萨。当地的村民在逢年过节或是遇到什么难事,或者祈福、祈祷什么就来此供奉、求拜,以此来达成心愿,期盼平安顺利。菩萨庙门口的东西墙上,一男一女的画像栩栩如生,至于画的是谁,村民谁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老庙一直就有,从明代保留到了今天,不知谁能解开这两幅人物之谜?

谁能解开人物之谜。

村中旧房外,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时代的标语彻底宣传总路线、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记录着半个世纪前的风风雨雨,已经是21世纪罕见的风景线。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记忆。

从村口望去,长峪城城墙依稀可见,即使不去登临,但仍感到其风化程度相当严重。虽然自明朝建城已经500多年,但现在村前古城墙、垛口、瓮城依稀可见,城门旧迹尚存,在这里你能清晰地听见历史的脚步声和当年的金戈铁马。

长峪城村瓮城。

长峪城村,用北京的世外桃源来形容,绝对是再贴切不过了。春天,漫山遍野的山花处处开放,各种不知名的小草散发着大自然的气息,虫鸣鸟叫不禁让人陶醉。

村口盛开的红薯花。

夏天是长峪城村一年中最让人流连忘返的季节,这里的温度比北京市内要低五、六度,成为京城避暑胜地。长峪城村的秋色也很迷人。冬天经常积雪不化,春节期间的社戏更是魅力无穷。

去长峪城村沿途经过老峪沟,每年五月和十月可以看到成片的花海。

在停车场旁、水库下方,是村里自建的抗战文化广场,上方七个红色大字抗战圣地长峪城非常醒目,山脚下、广场东侧矗立着一通崭新、洁白的抗日英魂纪念碑,其风格很有特点。这是一通魑首方趺碑,底座没有赑屃,多了几份现代色彩和平民风格。纪念碑的题字和落款更有意思,纪念七七事变后长城线上首场重大战役,长城儿女立,好像有意强调不是官方或政府所立,而且还是繁体字,纪念碑右侧的说明文字告诉我们,这是一通纪念国民党正面抗日的纪念碑。

民间树立的抗日英魂纪念碑,左侧为抗战文化广场。

长峪城历来是兵家重地,抗日战争的烽火也曾在这里燃烧,七十多年前的南口战役是抗日战争初期的重要战役,因属于国民党正面抗战,过去宣传得不多。

“七七事变”之后,1937年7月底,侵华日军相继占领了北平、天津。为了灭亡中国,侵华日军紧接着沿津浦、平汉、平绥三线扩大侵略。沿津浦路进攻,为的是策应对上海、华东等地的侵犯;沿平汉路南下,为的是夺取中原,进逼华中、长江;沿平绥路西进,为的是占领山西,进而控制整个华北,一举歼灭中国军队精锐,攻占政治经济中心地区。侵华日军以为这样就能迅速打垮中国抗日力量,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蒋介石这时已看清对日妥协无望,遂决心抗战,对侵华日军的三路进犯,都做了相应的战斗部署,在平绥路方面,组织了著名的南口战役。

为了保卫和抢占南口,敌我双方都部署了雄厚的兵力。侵华日军派出铃木第十一混成旅团、酒井第一混成旅团、板垣第五师团全部,以及川岸第二十师团之一部,总人数约7万人,并配备了大量的火炮、坦克、飞机参战。中国军队主力为汤恩伯将军率领的第十三军,辖第八十九、第四两个师,以及陆续支援的第二十一师、第九十四师、第七十二师、独立第七旅及两个炮兵团,总兵力约6万人。

南口战役从1937年8月8日打响,至8月26日撤退,历时近20天。8月8日至15日,为得胜口、南口之争夺战;8月16日至19日,为南口、横岭城间之争夺战;8月20日至26日,为延翼竞争和中央被突破作战。战斗中,日寇凭借其优势兵器飞机、坦克、大炮等,每日向我阵地倾泻数千发炮弹、炸弹,依山草草修筑的工事,总是刚修好就被毁,再修好,再被毁。但中国军队依仗保卫祖国的誓死决心,以步枪、手榴弹、大刀,与敌军拼杀,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战斗之惨烈、残酷,惊天地泣鬼神。

从史料记载来看,长峪城正是当年中日军队正面激烈战斗的地区之一。

中日双方南口战役兵力统计表。

1937年9月6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发表短评说:不管南口阵地事实上的失却,然而这一页光荣的战史,将永远与长城各口抗战、淞沪两次战役鼎足而三,长久活在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中。

瞻仰抗日英魂纪念碑,还可以体会长峪城一带地理位置之险要,此处为燕山余脉与太行山的交会处,是居庸关南侧的长城要隘,是北京通向大西北的门户,这一带地形复杂,崇山峻岭,关隘重叠。

在黄花坡向阳的山坡上,很醒目的是新建的南口战役无名烈士墓碑,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功绩永垂不朽。

村民自建的无名烈士纪念碑。

旅行结束之后,我查到当地农民秋来子的新浪博客,其中安葬烈士一文详细记载了,2012年10月8日,秋来子和陈全河、陈晨、姬玉安一行四人掩埋在长城修缮项目中被民工挖掘出来的无名中国将士遗骨的过程。

再往上走,接近方形敌楼之前,又遇到了一通无名烈士纪念碑,正面刻有迟来的丰碑五个大字,碑前摆放着祭奠的鲜花和一瓶洒空的二锅头。

新建的南口战役无名烈士墓碑。

迟来的丰碑前方的巨石上刻着公认为现代诗歌第一人的穆旦的诗句:

静静的,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

还下着密雨,还吹着细风

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

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

这四句诗放在这里是非常贴切的,原诗是穆旦1945年为入缅抗日远征军五万死亡将士写的《森林之魅——祭胡康河谷上的白骨》最后一段。

巨石上刻着穆旦的诗句。

这些老百姓自费建立的墓碑和诗刻,让人思绪再次回到当年的南口战役,令人感动不仅有当年血洒长峪城的国军抗日将士,还有今天坚持自费研究、纪念南口战役的民间人士。

昌平有个当过临时工、开过车、下过岗,后来有了自己熟食店的老板,名叫杨国庆,最近十年以来一直在昌平南口一带收集南口战役遗物,他业余时间凭一己之力竟挖出了近两千件遗物,包括防毒面具、飞机残片等。2005年,他到长峪城登山后考证并确定了一处南口战役遗址,杨国庆已经自筹资金建起一座民间抗战纪念馆。

杨国庆在高楼前搜寻南口战役遗物。

民间自发纪念南口战役英烈的不止杨国庆一人,长峪城村的陈万会,从2010年开始,在家人支持下,从自己经营墓碑花圈店的有限收入中投入数万元,连续举办了五届抗战文化节。他们用民间传统的方式,在每年8月8日,也就是南口战役打响的那一天、8月15日,日本投降抗战胜利纪念日,来祭奠在南口战役中牺牲的无名英雄。

初冬老峪沟,满目氤氲。

这恐怕就是长峪城村为什么登上《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封面的原因,一个以山梆子戏台和古长城出名的古村落,生活着一群有着侠肝义胆、燕赵遗风的普通人。明年的正月里,我会再来到这个我很喜欢的村落,在永兴寺的古戏台旁,就着上下蹿跳的火苗,听一出边关冷月下即将失传的社戏。

上一篇: 就算三宫六院,也有长情皇帝
下一篇: 深度融合担当作为 谱写“三农”工作新篇章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17voip.com 沐抚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